刘伯温六肖精选24码
恐怖机构“嘉年华”被查处律师:已涉嫌犯罪不应简单停业了事
发布日期:2020-02-15 19:41   来源:未知   阅读: 次 

  日前,《南风窗》杂志对成都市郫都区新民场镇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以学生管学生,以问题少年迫害问题少年”的情况进行了深入调查报道。多名学生在长达万字的报道中表示,成都嘉年华通过极限体能、体罚、暴力等手段方式进行学员管理,其矫治体系等级森严、异化人性。

  25日凌晨,郫都区教育局官方微信公号回应称:“机构已被查处,学员已全部清退”。

  四川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吴胤征表示,“成都嘉年华或涉嫌犯罪,不应简单停业了事,学生们还可以收集相关证据,合法维护自身权益,继续追究机构责任。”

  北京蓝鹏(成都)律师事务所王英占律师则指出,“机构对学生进行体罚、暴力对待等手段,情节严重,依法应当追究该办学机构及直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据《南风窗》报道,2014年11月4日,家住四川东部某城市的解羽,因初二月考考砸并没日没夜玩了两天游戏,且捡起菜刀面对暴怒的父亲,最终被家人送到位于成都郫都区新民场镇的成都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下简称:成都嘉年华)。

  在官网上,成都嘉年华声称中心被“权威媒体高度认可、推荐”,同时还列出了“尊重关爱”“绝不打骂孩子”“拒绝暴力”等口号。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5年前,当中心大门关上,解羽被黑衣人反扭着胳膊押下车。迎接他的,是被平房里十来个穿着迷彩服的学生摁住搜身,扒光衣服,只留一条内裤,然后被摔翻在地。

  起初,这位14岁的少年朝所有人破口大骂,但时间和惩罚一起逐渐磨灭了他反抗的意志。在被通宵罚站的第三天,为了能吃上饭,解羽开始不再吼闹。然而,他依旧管不住自己的嘴。仅仅因为问了旁人一句“你咋进来的”,解羽曾被倒挂在床架上整整半小时。

  在学员的讲述中,成都嘉年华是一个比军队更讲究纪律的地方,如厕、洗澡、吃饭,通通纪律严明。多名学生向媒体表示,进(成都嘉年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牢记八不该:不该看的别看,不该拿的别拿,不该问的别问,不该学的别学,不该听的不听,不该动的不动,不该说的不说,不该想的不想。

  对于不服从者,最直接的惩戒就是“加体能”。加体能通常以组为单位,蛙跳、下蹲 、高抬腿、展腹跳、俯卧撑各50个,250个为一组,两组起加。

  来自绵阳的刘梓涵,因为爱上了同性别女孩而被送进嘉年华。进去没多久,她就因忘打报告、队列没走好等原因,一天的体能一下被加到一万五千个。在昏倒之后,她被两个老生架起来拖着继续跑,在磕疼中醒来的她提出想要喝水,依旧被拒绝。

  学生们想过逃跑,甚至自杀,然而置身于24小时监视中的他们,轻易就被逮住,然后就是一顿不由分说的暴力惩罚。

  长期处在高压环境中,情绪得不到任何疏导,少年们的性格、善恶的边界,开始模糊、动摇,甚至扭曲。当初被欺负的新生变成老生后,又开始惩戒下一批新生,以此泄愤、娱乐。刘梓涵曾因自己快变成另一个人而痛苦迷茫。

  当学生们终于因为被“改造”成功,或因为家长不再续费而重新回到外边的世界时,他们心中并没有解脱的畅快,反倒感到一种无法适应的茫然。因为人出来了,心还在里面禁锢着。

  因早恋而被家人送去成都嘉年华的田冉,不仅失去了女友,还被送进了精神专科医院;刘梓涵被确诊为重度抑郁,两年来在手腕上划出了近20道口子;解羽被华西医院诊断患有严重的双向情感障碍,吃了两年多的药,仍旧不见好转……

  2019年6月,解羽辞去工作,将全部精力放在报警上,因为只有站出来抗争,他才感觉生活有一点希望。他先后去了新民场镇派出所、郫都区扫黑办。但是经走访,郫都区公安分局“未发现该企业有体罚、虐待和非法限制未成年人自由的软暴力和暴力行为。”

  随后,解羽想到之前另一名学员曾对他说:嘉年华不是教育机构,而是健身服务公司。解羽以此为突破口向四川省信访局举报。今年8月初,郫都区教育局打电话给他,称成都嘉年华存在违规经营,没有办学资质,已勒令停止办学,目前已有的70多名学生已经遣散。

  11月25日凌晨00:56,在《南风窗》关于成都嘉年华“以学生管学生,以问题少年迫害问题少年”的调查报道刊发后,郫都区教育局官方微信公号发布了《关于查处成都嘉年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违规经营的情况通报》的推文。

  郫都区教育局称,2019年7月12日,郫都区教育局发现有网友在天涯社区发帖称“郫都区嘉年华青少年心理辅导中心招收‘不良学生’,并对其进行折磨”。郫都区教育局庚即进行调查,并于7月15日联合区市场监管局、区公安分局、新民场街道调查处理。

  经查,该企业持有“成都嘉年华健身服务有限公司”和“郫都区嘉年华心理咨询服务部”的营业执照,经营范围包括休闲健身服务、心理咨询服务(不含治疗及医学咨询),健身器材销售。存在违规经营的办学行为,遂依法向该机构发出违法告知书,责令其停止一切教育教学活动,将学员全部清退。8-10月多次现场核查,学员已清退完毕。11月24日,区教育局再次现场核查,该场所内未发现经营行为。

  郫都区教育局表示,下一步,区教育局将会同区级相关部门对全区的教育培训机构再次进行全面拉网式排查,规范教育培训行为,杜绝类似情况发生。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将依法移交相关部门严肃处理。

  “从媒体的报道来看,成都嘉年华对学生进行体罚、暴力对待等手段,已造成部分学生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依法应当追究该办学机构及直接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北京蓝鹏(成都)律师事务所王英占律师指出,“《刑法》第二百六十条之一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根据该条规定,可对成都嘉年华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判处上述罪名。如果上述人员的暴力体罚情节很严重,还可能构成故意伤害罪。”

  王英占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教育部门对成都嘉年华停业关门的处理显然过于简单。根据《教育法》第七十五条之规定,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举办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的,由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其他有关行政部门予以撤销;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王英占指出,学员们可以继续追究机构的民事责任,也可以集体控告成都嘉年华的暴力体罚行为,但维权的基础是证据。“学员们可提供服务合同,培训期间身心变化情况等相关证据,以及暴力体罚的照片,并对具体体罚的时间地点经过及实施人进行尽可能准确地描述,以便向公安机关提供尽可能多的线索。”

  四川简法律师事务所律师吴胤征则表示,“从报道来看,学生们曾受到成都嘉年华的体罚及暴力对待,如能确定是机构的暴力行为导致学生人身伤害,那么机构则构成故意伤害罪。由于人身犯罪没有单位犯,所以只能追究相关行为人的刑事责任。按相关法规,构成相关犯罪的应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等处罚。此外,机构限制学生人身自由,还可能涉嫌非法拘禁。不过,如果是家长自愿将小孩送过去的,这在一定程度上赋予了机构一定范围的管理和约束义务,要认定非法拘禁罪有相当的难度。”

  吴胤征告诉记者,“从目前的情况看,成都嘉年华或涉嫌犯罪,肯定不应简单停业了事。在机构涉嫌犯罪的情况下,将由公安和检察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责令停业等措施是民事上的操作,两者并不矛盾。所以,接下来学生们还可以收集相关证据,合法维护自身权益,继续追究机构责任。”

  吴胤征指出,在没有物证的情况下,人证也是有效的。“因为很难界定孩子的损伤与机构的行为是否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所以真正维权存在一定的难度。建议学生及家长尽量多地收集人证和录音录像资料,找到能够证明机构导致伤害的直接证据,这样才可能在民事上主张赔偿。”

友情链接:

Power by DedeCms